人间抽风客

需要很多很多的穆玄英

寡情(九)

唔,在此先声明一下,董狐的行为虽有其历史局限性,其中积极正面的意义是不可否认的,请勿过度解读。

无论如何,先人以血泪留存下来的文字,应为后人敬重。

===

 

 

 

    那日,屠苏拥了书,老老实实在陵越身边坐下。

 

    他倒是真心想认真读书了,只是看不多时,那些简微的文字,念之拗口,辨之晦涩。方方正正的墨字在眼前乱跳,读着读着,少年便又觉得困了。

 

    果然还是练剑来得比较痛快……这样想着,屠苏悄悄移开视线,想要偷觑一眼陵越的神情,不料正好与对方的目光撞个正着。

 

    开小差又一次被当场抓包,这回屠苏可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赶快挺直了腰杆,坐得端端正正的,做出用功读书的样子。

 

    耳畔一声失笑,显然陵越被他的动作逗笑了。相处这么数年下来,屠苏心里也知道,陵越从不曾当真责怪过他。

 

    既然被看出来了,索性他也放松下来,仗着陵越近来越发与他亲近,又像孩提时那样,身子一倒往他膝盖上一卧,书也随手一卷塞进陵越手里:“陵越,什么是齐太史简?又什么是晋董狐笔?”

 

    陵越展开书卷,掀开他方才翻了一刻钟也没有翻过去的那页,定睛一看,题头但见“正气歌”三字。

 

    目光一掠,往上游移,陵越又见序言里分明题着——

 

    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洋洋一篇,连贯一体。骈散结合,排偶整饬。

 

    白纸黑字,参差疏密。抑扬顿挫,回肠荡气。

 

 

    屠苏俯在他膝上,仰着脸看过来。少年望向他的神色里,分明还错落着许多天真:“这里说的都是历史典故?”

 

    所谓典故,都是那些故去的事情了。陵越眸光微错,睫欲轻眨间,剪断人世几番流光。

 

    观眼前的少年,声色尚稚嫩,此时还未被许多风霜吹磨。

 

    一点清风过,吹送衣发,吹得书页也不住翻动。陵越忽而放眼望去,天尽头,人寰处,何处是尘土,何处是青丘?

 

    屠苏久久等不到他的答复,不由好奇,悄悄来拉扯他衣袖。陵越垂首来看他,默默一点头。

 

    在这一刻,其实陵越并不意屠苏过早知晓——

 

    自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而今留存得这些文辞,原本都是血肉填出来的。

 

    可不谙世事的少年却还声声催着他:“齐太史,究竟是什么人?晋董狐,又是什么人?”

 

 

    古设太史,记载史事,君举必书。齐庄公年间,有太史一门四兄弟。齐臣崔杼弑君,齐太史秉笔直书:“崔杼弑其君。”崔杼迫使改记,写做庄公暴病而终,太史不从,被杀。太史死,两弟继其笔法,一字不改,据实复书,也同样先后被杀。

 

    陵越微低眼帘,目光垂落,空空落落,寥寥寂寂,将这一段血骨铸就的掌故平平道来。

 

    虽片言只语,语义平淡,顷刻间却已是血淋淋骨森森三条性命赔付,只为史册一笔。

 

    屠苏自小在桃花谷,所见所闻,皆为谐爱互助,不想原来天底下还有如此强权残暴!听到此处,他心中极是愤怒,不由下意识攥紧拳头,扯紧了陵越衣角。

 

    他用的力道大了,陵越也察觉到他心绪变化。陵越低了头,反掌轻轻握住他的手,安抚性地一拍,又继续为他讲道:

 

    三位兄长既已罹难,则轮到太史幺弟来掌书叙史……

 

 

    听到此处,屠苏抬眼,望定了陵越。少年五指辗转,掌心的布料都被绷得一团,似是他自己身临其境一般,紧张地问:“他会怎么写?”

 

    有那么一阵,陵越的神情让屠苏以为,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陵越敛眸,略为停顿,沉默少顷。

 

    待到他重新抬起头时,唇角却缓缓剔出一点笑。那般笑容,淡漠却又疏朗,萧肃间又分明有着开天辟地秋水长空的气魄。

 

    他再开口时,夏日晴朗的午后,却好似平地忽动惊雷。

 

    仿若半空挣出一声呐喊,势震千里,抟风扶摇直上,气贯九霄而去。

 

    难道天公,能钳恨口?

 

    一字、一句,傲然、铿锵,道尽权谋和暴力之下永不能断绝的鲜血,道出权谋和暴力都不能压垮的脊梁——

 

    “‘崔杼弑其君。’”

 

 

    ——“唯此一句,据史直言,不可改。”

 

 

    屠苏眉心微微一松,唇角甚至微微一翘,流露出一点快意,一点笑意。只是随后,少年的五官却又更为紧拧。

 

    得到的答案没有令少年失望,但屠苏瞪大眼,更为急切追问:“崔杼……有没有杀了他?”

 

    陵越眉梢一振,唇角微薄地,弯出更为孤烈傲岸的弧度,带着快意,带着冷意:

 

    “南史氏听闻消息,以为太史一家已被杀尽,特意带着书简赶来——为续写此事,为史实不绝。”

 

    “——他在门外看到太史家的幺弟活着走出来,知道史书已成,这才放心回去。”

 

 

    一字一言一动魄。

 

    可生可死可惊心。

 

 

    那一刻,屠苏看到,剑气涌上了陵越的眉宇,有萧白冷肃的光,在他深黑的眼瞳里迸放。

 

    他缓缓地,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渐次掰开,慢慢放松掌心,放开了掌心里已经被捏得汗湿的布料。

 

    顶头昭昭有青天!谁言浮云能蔽日?史官争相赴难,只为直笔得传。纵虎狼当道屠刀相向,杀得一时人,又怎杀得尽一世人?

 

    这样的结果,终究没有令人失望。少年抬起下颌,此刻直想要仰天纵声长笑。心头淤塞之气终于一荡而空,却又觉得自己眼眶发热,胸口更有滚烫的赤血,在奔涌,在沸腾,在咆哮。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自古以来,书者,史以明鉴,歌以言志,文以载道。究其中真意,不过留一段精诚在天地间。

 

 

    一刹的舒心和快意过去,屠苏翻个身,换个舒服的姿势,枕着陵越的膝头问:“董狐又是个怎样的人?”

 

    陵越却似在出神。

 

 

    董狐的故事,也渗透了暗室喋血,掺杂着白骨森然。

 

    晋灵公荒诞残暴,赵盾屡次劝谏,反引发灵公厌憎。晋灵公欲杀赵盾,赵盾出逃,而晋灵公终死于赵穿之手。赵盾回朝后,匡扶朝政,整理国事,世称良相。然因其未处置赵穿,太史董狐便于史册上记载:“赵盾弑其君。”

 

    以赵盾当时赫赫之威势,董狐敢如此记载,其行为后世称道,赞曰良史笔法。

 

    董狐一笔,凭赵盾之功,竟莫能辩,而流传于千秋之后。

 

 

    陵越解过此典,屠苏皱了皱眉。

 

    对于董狐如此笔法,屠苏心中并不以为然,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他心中不知为何,忽地就动荡起来,似安静的城池,一瞬间陷落于兵荒马乱,就无法再集中精神听陵越讲解。

 

    直到他终于想起一事。

 

 

    屠苏曾听陵越说过——

 

    天墉史册上,十二代掌门坚持不立执剑长老,终究也难逃非议。

 

    从前听陵越如此说,屠苏并未觉得如何,到此刻却才意识到,史笔如铁,盖棺定论,留下的却是生前身后名。

 

    自古谁人无死?而千秋功过,尽记在史册。

 

    故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于斧钺。

 

    谁说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口诛笔伐,何曾亚于风刀霜剑!

 

 

    屠苏蓦地立起身来。

 

    那是陵越,那是陵越啊!

 

    十二代掌门光大门派,开百年盛世之局,功炳千秋,却凭何,要为此受非议留后人?

 

 

    他突然起身,陵越也被他惊动。陵越低声问他,你怎么了?屠苏却失控起来,猛然一把扯住他的衣襟,也顾不得礼仪,将他拽得极近。

 

 

    百代千秋,究竟何者为史笔?

 

    崔杼弑君,齐太史为秉笔直书,举家赴难,固然气节壮烈。

 

    而赵盾劳苦功高,为奸小所忌,为昏君所迫,竟也还要受史家责难?

 

    义之何在?理之何存?

 

 

    陵越,陵越!你不负天墉,不负苍生,不负你心中之执剑长老!然为何,史笔负你,后人误你?

 

评论(23)

热度(131)

  1. 兔叽君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