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没车,图片也莫名其妙被屏,乐乎吃药好吗?

长少年

我流私设如山

===


断章之一·少年心



当时的他还很骄傲。


上古时期,妖兽横行,纷争不断,中原大地便如养蛊。


彼时人族尚未兴盛,仙妖也还没有分出高下,一切正是鸿蒙初开之后,最为蓬勃而野性生长的模样。风云变幻,草生树长,百家争鸣,胜者为王。


那日,龙族太子刚干掉一头比自己体型大得多的妖兽,便即斩下敌首,衔之示众,震慑四方,又腾云御风,仰天长啸,很是耍了一阵威风。


龙吟昊穹,声传百里,九天十地都激起旷荡回响。年轻的龙太子心中正得意,不...

填(挖)坑计划

希望续集上映前我能填完。


===


藕饼


钻火得冰


始展眉


食物AU


战损梗


快嘴藕与结舌饼


剑三梗


神雕梗


拇指姑娘童话梗


灵珠藕魔丸饼AU


HP设定AU


敬必PWP


诗言志


旭润


未竟第二季灵修PWP+两条主线及支线的断章


子非鱼


归去来


苏越


寡情最后三章


一个我流魔丸饼的思路


补充剧情设定

扒皮抽筋

就想试试,已经这么含糊了,不走外链能不能发得出。

===



按照大多数水族的标准,不长鳞的基本算不得美,就像猫科动物如果被剃光了毛,往往会羞于见人,这是种族天性赋予的审美。


比如说龙族吧,要做一条公认的美龙,首先应有流水般的身形,修短合度,体态匀称,腾云驾雾若隐若现间,临风掣电,矫兮翩兮,方当得惊鸿游龙之称。


其次鳞甲要分明,需得一瓣嵌叠一瓣,有棱有角,严丝合缝,顺着同一个方向生长,才好将鳞片表面的润泽都串联起,滑似匹练悬缎,淌成天潢星河。


再则颜色不宜掺杂,最佳当如堆琼砌雪一般,一色儿的水纹推波,宛若垂帘劈光,倾泻玉华,动静间珠箔分璧,逸...

月饼封神榜(上)

摸了一天鱼,还是没写完……

===


中秋将至,食物界搞活动,月饼封神榜大排名。


面点界的老大圆始天尊让徒弟太乙去提前准备。


这些年冰皮月饼大受欢迎,故天尊指示,陈糖馆李靖乃天命之饼,就让他即将诞生的第三个孩子做个冰皮月饼吧,三周后正好竞逐封神。


这孩子诞生以后,就给他取名哪吒。天尊给了太乙一个混元锅,锅里放着红蓝两包配料,并吩咐道,蓝包送给李靖,红包待日后回炉重造再用。我昆仑十二经典面饼已有十一,等到此事办成,这最后一个名额,就给你了。


天尊发话的时候,太乙的师弟申公包就在一旁,他十分不服。...


送你一场童话

本来是记梗打个大纲,写完已爽完,不想再细化了。就这样吧。

===


哪吒被娘追着换女装,为了躲娘躲到仓库里,意外翻出一盏灯。


他一擦灯,灯里跑出个精灵,说我能实现你三个愿望。


哪吒心情不好,觉得灯灵吹牛,就随口说,你能找个人来代替小爷,天天给娘打扮成丫头穿女装不?


灯灵说这个愿望你很快就能实现了。


哪吒以为这是自己很快就要有妹妹了的意思,就很激动,又许了第二个愿望:小爷想要个朋友,能陪我踢毽子的那种。


灯灵说这个也简单。


第三个愿望一时想不到,哪吒说先欠着吧,等我想到了再来找你。灯灵就回去了。


没过几天,妹妹还没盼来,倒是听到个传言,说东海有...

当初看完电影我到底都想了些啥……


动画没做出藕哥三头形态有点可惜啊。 


其实可以参考基多拉的设定嘛,三个头各自都有独立意识:中间那个是正常形态下的藕哥,智商担当;右边是魔化藕,争胜斗狠,武力值最高:左边那个则是人畜无害憨批藕。


然后可以玩多重人格梗了,平时一头状态的藕哥,三个独立人格轮流占据主导,你永远猜不到下一刻将要面对哪个人格的藕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所以问题来了:饼饼到底交了几个(男)朋友?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啊。

——你也是我唯三的朋友……


哪里不对?


始展眉(二)


虽然比武招亲搞砸了,还被个看着比自己小上许多的娃娃从头捉弄到脚,但总算是过足了替天行道的大侠瘾,敖丙回家时还是神清气爽,心情大好。


一进家门,就看到师父阴沉的脸。


乌云罩顶,看来大事不妙。敖丙心中嗑噔一声,有点不安。


他马上开启回忆模式,反省自己今日是不是有哪里做得不好,预计根据师父脸色阴晴程度随时准备下跪请罪。但他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直至走到师父跟前来,才发现师父根本没看自己。


师父嘴里似乎在念叨什么,不过敖丙听不清,也没敢出言打断。半晌之后,师父...

始展眉(一)


敖丙对于自己的眉毛一直不甚满意。


他生了一对直眉。眉梢斜飞入鬓,眉尾细长,眉心拢着两个小勾勾,为夹犄之势,眉尖若蹙,天然成就个轻颦含愁的善感模样。


世有侠客行,谓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向往英雄的年纪,敖丙也有一个大侠梦。


少年无数次地想象过,英雄豪杰,就该配得一副铁面剑眉、目若朗星的好相貌,英姿飒爽,威信十足,方为昂藏好男儿。


浓眉大眼,天生一股正气,该是多么令人神往?只可惜自己,却生了个细眉,眉峰...

未竟(第一季完结)

二十一


说邂逅不是邂逅,说重逢不似重逢。往事纠缠不休,旧创追魂索命。


流光总易逝,年华不可追。这些年来,午夜梦回,故人眉眼和琉璃净火一起辗在火神骨血深处,烧得他寤寐难眠。


兄长在他面前消散,未久父帝又染上怪病,数月闭门不出。当是时,噩梦不断,心乱如麻,湮迷了本相,火神陷在名为亲情的怪圈里,被失去的伤痛骇成了惊弓之鸟。


故而那时,父帝说需得药引,要借他的琉璃净火一用,他不假思索便应下了,不去考虑这其间的蹊跷之处。


他为父治病的时候,也曾听到闷声怪响,也曾闻得低...

钻火得冰(待续)

原作if故事线,假设当初魔丸灵珠一起投胎到了李府。

如果出现逻辑死、ooc的问题,全部都是我个人的错。

===



托生的时候,出了意外。


眼看灵珠要被盗走,李靖情急之下,随脚勾起一块石头就踢了过去。


石头击中稳婆手背,叫她再拿不住掌中之物,魔丸灵珠一起脱手而出。两颗圆珠,翻滚碰撞,滴溜溜于半空画过一道弧线,又双双落进天机命盘里。


太乙真人一挥袖袍,拂尘暴涨,将稳婆困住,取下她背上那张傀儡符。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红蓝两色的光,如阴阳鱼水交融,四下散开,迅速蔓延,交汇成形。


这境况,任谁也不曾料到。李靖方只犹豫了一刹,图腾已成,两色光芒腾起,...

衣冠禽兽

看完点映鸡血上头,没有逻辑,随口胡诌。

===



敖丙最近时常显得心不在焉。


他要有心事,眉眼第一时间就会说话。


眉尖若蹙,眉峰敛聚困窘,眉梢郁结愁闷。


眼睑微敛,眸光百转千回,睫羽扑闪欲坠。


就连额际那两只小小的龙角,拧成一个倒八,瞧着也像是要耷拉下来了。


最最过分的是,昨儿下午,敖丙陪他踢毽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反应总是慢半拍。以往,哪吒这边“佛顶珠”一记飞出,他回上一式“八仙过海”,也就四两拨千斤,顺势又将毽球拐了回去。可这次,敖丙一个出神,身形迟滞,竟然没接住。


那一下,哪吒没有收劲。鸡毛连着布头铜钱,掣着电,碎了风...

趁夜间人少悄悄占个tag


就……之前这位可爱的太太联系我,想要得到这两篇文的自印授权。昨天太太告知我,思帝乡的封设已经做好了。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这里还是要冒昧问一下,如果有其他姑娘喜欢这个故事,自身经济条件允许,又正好也想要收藏这个自印本的话,可以联系这位太太一起组团分担自印成本。


太太的QQ群号是:410108438,群名是爱总非迟。如果出现搜不到的情况,我也不太明白是这是为什么,也许只能麻烦想要加群的姑娘多试几次了,或者联系自印太太试试 @有雪无诗不留白 


另外,在此集中解释一下,另一种可能已经改名归去来,当初觉得这个标题起得太随便了,所以不声不响就改了名字却没说明,是我的锅。



如果需要试阅,底下点击合集就能看到这个故事了,AO3上也有全文存档。



在此感谢自印太太的厚爱,默默捂脸下。

不朽(下)


四千年来,天界无花。


这样说也不十分准确。应该说,四千年来,自花界独立以后,天界就没有真正的花了。但承平时节,要粉饰太平,依旧少不得锦上添花。


鲜花固然美好,却也只是点缀,并非必需品。法术幻化出来的花,瞧着同真花别无二致。只是那些装饰门面的花,初看鲜妍明媚,再要多观几眼,就显得单调乏味,又毫无生气。


年岁渐长,法术增持,天界两位殿下可以自由出入天庭,开始频繁前往六界其他处。他们第一次去到人间,在人界看到一种艳红似火的花,花发时也热情如火,宛若一朵朵焰蕊,燃放起来,便开得漫山遍野,映衬满目朝霞。


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


杜鹃花,常名映山...

不朽(上)


对于多了一个弟弟的意义,润玉最初的印象实已经模糊了。若要自记忆深处搜寻,能追溯到的最早,大约还是要着落到叔父府上,小凤雏把自己缠绕进红线堆里这件事里。


旭凤那时太小,不能化形,就是一个羽毛都没长齐的小鸟团。小团子虽年幼,造作的本事却不小,那回胡闹,卷着红绳翻滚,不知怎的就把自己裹进一团乱麻里。他那时不知道厉害,小脑袋不安分地乱钻乱顶,结果不但未能松脱,反而还被丝丝缕缕的红线套住了脖颈。


红线交织在颈上,因着一番胡乱扭动,折腾到线头莫名拧成死结,将蓬松绒羽都勒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弧圈。天蚕吐丝成绳,原是为了牵系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姻缘,如今却化为绞索紧贴着小雏鸟细嫩的皮...

楚河汉界

跟《未竟》平行的另一种走向,假设前提都是,如果婚礼上锦觅没有把旭凤一刀毙命,这故事又会呈现什么发展。


原本是个长篇的设置,没精力再开连载了,一发完结处理。中间有些地方因为压缩了情节,处理比较粗糙。



翊圣玄冰在手,被体温烘得久了,寒器一时竟也如烙铁般炙手。呼吸攒成结,逼落两痕泪,锦觅抽着气,闭上双眼,攥紧匕首,指间发力,就此举臂狠狠捅了下去。


她自以为双手很稳很镇定,但实际上她颤抖得厉害,所以她刺下去的时候,也就偏离了几分。


因这毫厘之差,让过了内丹精元之所在,旭凤侥幸逃脱当场灰飞烟灭的命运。不过,毕竟被刺中的是后心脆弱之处,翊圣玄冰又是秉承了先水神...

未竟(1-20)

从美剧《高堡奇人》得到的灵感,就随便脑一下润玉造反失败是什么后果,顺便尝试下一个鳏夫火神NTR另一个自己会是什么展开。

万事开头难,挤出了开头就可以丢到一边,然后继续放飞新脑洞。

警告:大概是有重要角色死亡。

===



亲眼看到燎原君在面前灰飞烟灭,火神终于将自己整个人化作了一团火。


怒到极处,青蓝焰色,铁青面色,倒也相映成趣。


润玉双手平托,水系术法悬浮,亦现出冰蓝之色。


都说水火难容,但这一刻,各自蓄力,两色蓝光,看起来也相差无几。


盛怒之下,血脉贲张,耳中嗡...

归去来(三十二)

三十二


六界当可一统否?


难也。


润玉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


六界共存日久,花界思花,人界思人,妖界思妖,各自思家,各自为政,民心不齐,并无一统之先例,亦然无此基础。


且各界地貌风俗迥异,气脉灵力并不相融,难以聚合杂居;更有冥界为轮回之所,非生魂可往。


何况倘使轻启战端,生灵涂炭,便纵拓土封疆,却杀伐业重,六界黎元何辜?而战火掷地,蔓延不绝,僵而不死,隳而复燃,几时方得宁日?战后民心眷故,各怀旧主,又要如何抚恤群黎,统固社稷?


如有大一统者,最为水到渠成的法子,当是占着天下共主的大义名分,分领辖管,以德施化,光昭声教,恩礼六界,待各界蘩...

归去来(三十一)

三十一


二更云,三更月,四更天。


润玉醒时,烛火犹然煌煌,光焰昏昏,映得满目都是温柔晕红,是那样喜庆热烈的颜色。


耳畔吸气声清浅。微一侧首,旭凤呼出的气息,微热,温软,绵长,悠远,轻轻扑在他脸颊,似一岚山风,一脉烟雨。


润玉抬起手,动作敛得轻缓,臂弯绕过旭凤,指尖小心翼翼探入枕下,仔细搜寻,果然摸出几个圆圆的珠子。


人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是人心的延续。润玉把那些梦珠攥在手里,似捏住自己一颗心。将心事尽数袒露人前,对润玉来说,实在太难了,那简直就像是将他剥去衣裳、当街示众,成就一场公开处刑。


可那些深埋于胸的,辗转反侧的,进退维谷的,患得患失的...

不孤

莫慌,这算是个独立小番外,不是最终结局啊。

===


最初那会,午夜惊梦,旭凤阴魂不散,第一次幻幻然出现在他面前时,润玉下意识就抬手扇了过去。


衣袂挥过,荡起空落落的风,也似某种空落落的决心。袖底之风,轻如鸿毛,并无蓄力,然而旭凤被击中,身形一震又是一晃,就这么碎了,散成点点萤火,只余得些许无力回天的微光。


闪烁不定的光点,幻而不灭,斑驳迂回,就像孩子受了委屈时,犹要昂起头,倔强迎视过来的眸光。纵使润玉不曾以为自己做错,见此情形,也要茫然低下头去,举起自己的手臂,盯着那过分宽大的袖摆,很是出了一阵神。


待润玉重又抬头,发现那些星点飘在半空,兀自环带萦绕,尚且依依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