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恋人变成兔子怎么办(8-10)

《宠物记事》番外,找不到前篇请善用底下的标签“苏越 宠物记事”

炖肉技能点就没点开过所以放过我吧。

=-=

 

8

 

 

   喀哧喀哧,小白牙上上下下,粉红的三瓣嘴开开合合,小口啃着已经小心切成薄片的莲藕,一点一点缓慢地将那段藕白色消灭在嘴里。

 

   屠苏正襟危坐,看小白兔鼓动着腮帮子,把整片藕都吃干净,才小心开口:“师兄,下次还是更换一下菜谱吧?”

 

   小兔子努力咽下最后一口藕片,眨眨红眼睛,没说话。他本来就出不了声,所以也只能是抬起头,严肃地同屠苏对视,无言地交换意见——“换什么?”

 

   屠苏踌躇了一下,还是先伸出手,掌心拢成圆,将他小小一团的身体罩在手掌里。

 

   “师兄,不是说,兔子都喜欢吃胡萝卜的吗?”

 

 

   话音一落就感觉到手掌下那团毛绒一抖,随后使劲挣动起来。蓬松的软毛蹭得人心都跟着痒起来了,屠苏不得不双手用上一点力,压制住小兔子乱动的身体。

 

   话说回来,这么把心上人罩在掌心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看着小白兔长耳朵都抖颤起来,浑圆的躯体在手中胡乱扭动,那么小,小得一掌可握,又好像柔软得没有骨头,最脆弱的腹部就贴着掌心摩挲蹭动,叫人就此松手又怕摔了他,用力按紧又怕伤了他。

 

   屠苏不无庆幸地想,还好提前护持住了师兄的身体,不然此刻陵越又该一蹦三尺高接着就PIA叽一声花式扑地了。

 

 

   “师兄,总吃一样菜会营养不均衡的。”

 

   ——那也不要吃胡萝卜!

 

   眼前的百里屠苏,面目五官简直就要和梦里的那个胡萝卜屠苏重合了,尤其是眉心上嫣红的一点印痕。小白兔一瞬间几乎要愤怒了,四爪并用挣扎得越发厉害。

 

   屠苏虽然不至于按不住一只小兔子,但是这样脆弱柔软的小小躯体在手底下乱蹬乱动,又是自己的恋人,多用一分力都怕伤了他,少用一分力却几乎要按不住他,一时间也头顶冒汗起来。

 

   一急之下,屠苏索性俯下身去,将自己的脸送过去,一口重重亲在小兔子的耳朵上:“师兄,你听我说!”

 

   ……乱挣乱蹬的小白兔果然一下消停了,整个身体都软绵绵地趴了下去。

 

   √百里屠苏get了克制陵越的新技巧。

 

 

9

 

 

   “师兄,你不爱吃胡萝卜,那就不吃。”屠苏捧着他,亲吻他的耳朵,小声对他说,“可是藕片真的该换换了。”

 

   小白兔瘫在他的掌心里,胸腔贴着他皮肤,一起一伏都那样分明,心跳的轨迹都能清清楚楚地被感知出来。

 

   抬起右爪,小兔子对他比划起来。爪尖轻轻划过手心,力道控制得很轻,好像生恐伤到他。

 

   百里屠苏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看他的动作。

 

 

   掌心传字,就算是心意相通的两个人,都不能确保百分百一定猜中。那么,一个人要认出一只兔子的字迹有多难?

 

   但百里屠苏有足够的耐心。

 

 

   小白兔不厌其烦地写了一遍又一遍,百里屠苏就一遍又一遍地猜。

 

   看起来师兄写的像是两个字。

 

   第一个字笔画可能有点多,陵越花费的时间相对较长。而第二个字就明显要简化得多。

 

   是横竖横,还是横点横?

 

   是两点还是一撇一捺?

 

   是折钩,还是点?

 

   ……

 

 

   都说相爱的人才能两心相印,但这世上有什么样的灵犀可供维系一世?百里屠苏跨越那些世俗的桎梏来找到陵越,可以凭借的,只不过是陵越予以他的尊重、理解和怜惜。如今,他也愿意把这些全都许给陵越。

 

 

   陵越写了数十上百遍,百里屠苏就那样眼睛也不舍得眨一下地看他写,看着一个名字在他的掌心里,越来越深刻,越来越清晰。

 

   “屠苏”。

 

   陵越反反复复写了这么久,也不过是想要唤一声,恋人的名字。

 

 

10

 

 

   一支普通的签字笔,普通人两根手指就能轻松捏住,但是对于一只小兔子来说,大约就相当于人看电线杆那样粗长吧。

 

   沙沙沙——

 

   笔尖在纸面上摩擦,小白兔费力地抬起两只前爪,紧紧抱住笔杆,凭借两只后腿以及笔身的支撑,颤巍巍地直起上身,挪移笔尖歪歪斜斜地在记事本上拖出字迹来。

 

   不懂不知道那画面难以想象?你拿个拖把戳地板上试着练练书法就明白了。

 

 

   陵越正在列清单。

 

   屠苏虽然和陵越生活了近两年的时间,但毕竟他的人生大部分时间是以猫的形态度过的,所以某些方面的常识仍然比较缺乏。往常有陵越帮他料理,倒也无需过多担心。如今这个情形,陵越却不得不比以前花费更多心思去考量。

 

   眼下陵越是没办法照顾屠苏了,他也无法出声同屠苏交流,只能把心中惦记的事情逐条写在纸上交代给屠苏看。

 

 

   水果要洗净了再吃,最好先削皮……

 

   好艰难地拖出这一句,结果停下来想一想,陵越又把最后五个字划掉了。屠苏从来没使用过水果刀,划伤自己就麻烦了。他抖一抖耳朵,把后半句改成“最好先以温水浸泡”。

 

   凭借小兔子的躯体,要写出人能看懂的字迹来,委实太辛苦了,每写一句他都得停下来喘半天。

 

 

   爱吃鱼和肉的同时也要多吃蔬菜。

 

   晒出去的衣服和被子要赶在太阳下山前收回来。

 

   发现竹帘上有一根细条裂开起了刺,小心被扎到。

 

   打乒乓球有专用的球拍,不要老是用手去拨球。

 

   纸是用来写字的,揉成纸团来玩是浪费行为。

 

   坐下时就把双手合并起来放到腿上,改掉下意识就拿指甲去刮桌角的毛病。

 

   ……

 

   趁着喘气的功夫,停下来想了想陵越又补充一条:洗脸的同时也要洗耳朵,再不舒服也要洗!

 

 

   猫大多都有好动症,屠苏还是一只猫的时候,即使再乖巧灵性,毕竟天性如此,猫咪的种种癖性他都占得差不多了。偏食,爱玩纸团,习惯性磨爪,给他洗澡都很乖但是一到洗耳朵就挣扎得厉害……

 

   屠苏猫成为百里屠苏的这大半年,陵越在逐渐接受自己养的猫变成自己师弟又变成自己恋人的过程中,也肩负着教导百里屠苏做人的职责。

 

   望着密密麻麻铺满字的一张纸,小白兔折起耳朵,呆呆地有些出神。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一起经历的事情有这么多,他们的故事有这么充实,而他们今后的时光,还将有一生一世那样长。

 

评论(28)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