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需要很多很多的穆玄英

百年(十二)

大家是约好今天突然集体刷屏吗……

====

 

十二

 

 

        一生中有无数人问过他们,你是谁的人?你是什么人?从1935年到1975年,同一个问题车辘轳般轮回往复,就此贯穿了一生。

 

        明楼记得小祠堂里明镜惊怒交加的模样。她是严师,是慈母,既心疼,也气苦,又庆幸,更有自豪。

 

 

       面粉厂中汪曼春歇斯底里,声声质问似刀匕,挟着惊痛与爱恨直驱胸口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能是什么人?他只是中国人。而他们终究是陌路人。

 

        她倒下后,明楼垂眸立在她身边,将她死不瞑目的脸敛入眼底,一时之间心头忽而翻起本不相干的旧篇章。他记得阿诚幼时喜欢糖人,买给他他还舍不得吃,小心翼翼捻在手中,藏了掖了许久最后不慎弄掉在地上,愣愣蹲在原地看了许久。晶莹剔透的小糖人,在阳光下会折射出动人的光色,宛若此刻明楼眼底泪花烁动出的碎芒。

 

        可再怎样珍视爱惜,弄脏的糖人,到底无法重入口。

 

 

        小阁楼上明台也曾委屈咆哮过。

 

        火辣的疼痛在皮肤表面炸开,热涨的头脑清醒过来,明台其实早知自己并不占理,却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人前见惯阿诚低调顺从的姿态,如今他突然不再忍耐,明台才恍然忆念起那些并不久远的年少景光,在明家,真正会和他动手的人,从来只有一个。

 

        发觉比拼拳脚占不着上风,左右看看,小少爷一个箭步蹿到桌边,随意捞起一件物什就向地上狠命地砸,只怕动静不够大。明诚看着他假壮声势的举动,胸中平复下来,自也觉得方才的行为幼稚无比。小少爷一朝死里逃生,痛苦磨折受了不少,心中窝火要宣泄,阿诚能理解,也欲相让,却在听到对方质疑大哥,终究忍不住针锋相对。

 

        一晃原来许多年,明楼在他心里,好似龙之逆鳞,轻易触碰不得。

 

 

        到1975年,依然不断有人逼问他,你是什么人,又是谁的人?

 

        什么人?谁的人?明诚记得当初在巴黎,他初次执行任务经验不足,半途被人跟踪险些暴露身份,却被素不相识的人掩护了。惊起回顾,巴黎街头川流不息,一眨眼功夫就淹没了行人的踪迹。

 

        大姐逝世以后,明楼便是明家唯一的当家人。抗战以来上海物价年年飞涨,经济崩溃只是时间问题,日本人早对明家产业觊觎已久,明楼只故作不察,私下却嘱咐他暗中转移家产。

 

        事到如今梁仲春死了,他背后那条线也算是断了,物资供给却一天也断不得。那年上海广大华行初露峥嵘,明楼其实早接到消息,心里也反复掂量过,阿诚精通外语,为人低调风度翩翩,风雷手段又长袖善舞,各方面条件都是出类拔萃的,只缺个由头蛰伏下来。

 

        午后的上海阳光澄透,明楼沐光的侧脸棱角分明。阿诚看他临窗沉吟片刻,终于落下个名字,“明堂。”

 

        早年巴黎留学时期明诚就和明堂有过接触,如今管家伙同宗家谋夺家产又卷款私逃,倒是个转移视线浑水摸鱼的好戏码。阿诚略有迟疑:“恐怕还不清楚他的底细……”

 

       明楼却道,只要他当自己是中国人,就是我们的人。他交待了这件事,又笑说,刚送走明台,如今你也不能久待上海了。

 

        惊风骇浪里刚闯出一条生路,眼下又是近在咫尺的离别。明诚清楚这样的安排自有不可推拒的缘由,故而唇瓣微微颤动,最后也只是轻声吐露一句:大哥保重。

 

        明楼静静望着他,片刻之后抬起手来,似乎还想如年少时那般摸摸他的头,最后掌心却贴合在他肩上。

 

 

        1944年明诚远赴美国,45年广大华行在美国正式成立分行,到50年他再回国。他从前不曾同明楼分别过这样久,却想不到,此后面临的是更长久的隔离。

 

        明楼是56年被带走的。说来不幸却也是幸,也恰因此,他正好错过了此后的“大鸣大放引蛇出洞”,从而避免了“犯下更大的思想错误”。事发之初明诚还想着他能为明楼说上几句话,然而消息递去皆石沉大海。

 

        此后几费周折,明诚总算收到一封来自明楼的信,信中涉及他自己的话语寥无一句,横纹白纸上只抄录了一首正气歌。

 

        信封开本很大,不知路途辗转几多时才终于到他手里,表面早已揉得处处褶皱。信纸塞在中间,尚维持着只折了一折的状态,折叠的印记在纸页三分之一处。

 

        折痕深深宛若伤痕,正好压着那句“在嵇伺中血,在颜常山舌”,触目之下便颇有些惊心动魄的意味。笔锋迟滞,点划拘谨,看得出行文者落墨时心中多有踌躇。

 

 

       嵇康临刑,托孤山涛。自古天公,总钳恨口。

 

       传说中的苌弘化碧,也不过用时三年。

 

 

        起初,明诚握着信但觉手抖得厉害,天旋地转头重脚轻,视线都有一瞬间的模糊震荡,几乎拿捏不住轻薄的一张纸,生恐这区区一纸信笺就是诀别书。待到稍为镇定,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信筒,简洁的信封上注着他的名字,“诚”字中间却缺了一横。

 

       热意瞬间涌上眼眶,喉头好似涌动着一把火,腹中却又覆着一丛冰。冰火周旋,他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生生将那把火吞咽了下去。看看左右无人,明诚悄悄将“诚”字中间少了那一横补满了,又若无其事地把信退了回去。

 

        其实他并无把握明楼是否能够收到退信,但至少想要明楼明白,他谙晓他的苦心,他会保全他自己。

 

        他想承诺给明楼的,不仅是保全性命,还保全那颗赤子之心。

 

        这么多年,明楼在他心底,不知不觉就牵丝缠藤,牵扯着柔软肝肠,刻骨扪心。到如今,明楼却成了一张封条,将他所有的锋芒棱角都收敛得干净。

 

       “人生来平等,但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加平等。”

 

        ——这样的人间,他岂非早已见过了?

 

 

        此生无数人问过他们,你是什么人?

 

        能是什么人?中国人而已。


评论(71)

热度(336)

  1. 档案库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