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许字

极其恶趣味的一个梗。

个人私设严重,千万别认真考据。

可能也许或者……会雷到部分人?

===

 

    那个年代,古礼虽已式微,余威却还犹存。当时,凡有身份地位一点的人家,除掉姓名以外,往往还要取个字号。

 

    一般来说,按礼,男子二十成人,行冠礼,取字;女子十五许嫁,行笄礼,取字。

 

    直至1919年,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起于文化领域而终转为政治变革,影响扩散全国,深远地冲击了千年传统的根基。

 

    古人名以自称,字以他称,本质是为明确尊卑。如此糟粕,其体系依据既已瓦解,便无存续之必要。

 

    五四以后,国人起名,渐渐不复重取字。

 

 

    不过毕竟是千年传统了,即使走向消亡,也总还有个衰微的过程。在当时,作为上层社会的名门世家,明家还是比较重视取字这个事的。

 

    比如明楼,姓明名楼,字重宇。

 

    原本,字取自于父母长辈。明锐东去世太早,时局至此也无意拘泥旧制,明楼的字,是他预拟了,禀告给长姐,待明镜点头后定下来的。

 

 

    楼者,重屋也。重,谓之层叠,谓之繁复,一眼难以尽观,一言难以尽述。

 

    而宇者,泛指房屋,亦代疆土,进而可衍生为天下,还能示为风度仪表。

 

    他身上确实也有那样一种精神。沉稳淡泊,宁静致远,端得起耐得住,从不授人先机。他这样的人,高屋建瓴将世味人情看得透彻,洗净铅华之后却还隐藏了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肠。

 

    生于此间,世路看惯也许尚并不算得出挑,心存菩提胸怀琉璃才是当真难得。

 

    字这个东西,有时候还真暗合了个性审美和人生态度在里头。

 

 

    明镜无字。

 

    那时,一般情况下,女子许嫁而有字。然先严早逝,逢时又极危难,明镜为撑起家业,抚育幼弟,终于耽搁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她至死未嫁,也就无字。

 

 

    此前,明台也没有正式取字。

 

    明镜和明楼倒是私下商量过,取哪两个字也早拟定好了,但毕竟心存顾虑。这么多年虽消息杳然,可终究不曾放弃。万一哪天明台家人找上门来,总要全天下父母舐犊情深之意。

 

    于是也就耽搁下来。耽搁到明镜逝世,明台的亲身父亲也终于同他相认,才由黎叔做主,就用了明镜生前属意的那两个字,“崇临”。

 

    层台累榭,临高山些。观四方而高是为台。可怜明家大姐生前一片慈母心,既盼他成龙成凤,登高翱翔,又难免忧怀,风筝飞得太高,到底不舍得松了手中线。

 

    如今一朝死里逃生,明台就如凤凰涅槃。只是回首不见了大姐,却是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明诚也是有字的。

 

    明楼为他定下来的,言卿。

 

    诚者,信也,从言;卿者,男子之美称。

 

    长兄如父,由明楼来为他取字,明诚也觉得没什么不对。

 

 

    后来,痛失亲人而强忍悲痛,收拾好心情,纵胸中漏血,面上看起来也与从前并无不同。

 

    百忙中收到明台的家书,明楼读完又顺手递给他。明台在信里说,他已在北平成亲,因公事为重,仪式一切从简,未事先告之父兄,还望兄长见谅。

 

    明楼轻叹:“这小家伙,也终为人夫了。”

 

    明诚也道:“他哪里是真在意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话说了一半却悚然心惊,舌尖都是微苦的味道,赶紧把后半句“他只是难过不能亲口告诉大姐一声了”吞下去。

 

    明楼在想着另一件事,思绪倒也同他不谋而合:“……大姐那时还说,要帮着明台好好想个字,不能亏待了人家家的女儿……”

 

    他说起这一桩,明诚起初没跟上他思路,随后反应过来:按礼,女子配人而许字。明台如今娶妻却没提这一茬,大约也没看重这些老旧礼数了。

 

 

 

    当年,明镜也是有过一段芳心暗许的年华的。那时大姐庭训,三兄弟日后若是成家,一定要好好对待妻子,不然定不轻饶。接着,她又讲了举案齐眉的典故来教化他们。

 

    昔有孟女配梁鸿,因慕其高义。伯鸾名妻曰“光”,字为“德曜”。

 

 

    孟光同隐,许字偕老,相敬如宾,盖志向相投所致。

 

评论(17)

热度(298)

  1. 档案库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