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需要很多很多的穆玄英

情钟(十八)

古剑系列每天必黑项目:天气娘和谢男神的厨艺。

===

十八

 

 

    陵越想不到百里屠苏竟敢如此。

 

    又何止是他一个人想不到?百里屠苏自己也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他敢对师兄这般无礼。

 

    他俯身贴住了陵越的唇,陵越瞪大了眼睛,僵直了身体,于是他的眸光毫无防备地全数落到了屠苏眼底。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耳边似乎都能听到流水的声音,眨眼交睫间,光阴是那么的近,又那么的远。

 

    这一刻的心情,任何语言都无法确切描述。虽然天墉城远避红尘,可如斯时节的少年郎,再怎么懵懂,也不会不知道吻的含义。

 

    唇瓣柔软而稍稍有点凉,令屠苏想起无声柔宁的清华月光,下一刻又联想到微微含酸而余味回甘的果肉。

 

    他并不曾暴露出过于深入的侵犯气息。即使唇舌相依,也只是蜻蜓点水般,轻轻胶着在嘴唇表面,缓缓厮磨,而后又不舍地退却了。但就算只是这样短暂的一瞬,百里屠苏心中还是清楚的明白,他的举动究竟意味着什么——

 

    以下犯上。

 

    离经叛道。

 

    行止逆乱。

 

    有悖人伦。

 

 

 

    退开一步,百里屠苏低着头,顿立在原地,静静地没有出声。

 

    他头虽然低着,却不肯避开陵越的目光。百里屠苏在等待陵越的裁决,亦或回应。

 

    长久以来隐秘生长的感情,到了这一刻,终于破土而出,昭然若揭。

 

    原来是这样。

 

    魂魄是会追寻同类的,心灵是会彼此贴近的,百里屠苏内在的筋骨精魂,全部都是过去八年的岁月里,陵越伴着他一手铸就的。同气连枝,神意相通,如果说这世上谁的灵魂能最契合百里屠苏的心灵,那么除却陵越,又还能有谁?

 

    ——请你告诉我,对你怀有这样感情的我,你是接受,还是拒绝?

 

 

    其实,这真不是一个剖白感情的好时机。

 

    这样大逆不道的感情,注定悖德,不为世俗所容。何况如今的陵越遗忘前尘,却要承担故往的情分和责任。

 

    一直以来,陵越似高天垂落下来的一痕月色。月华流照窗棂,月辉映照天阶,月光长照心间,可敬之亲之,而绝不敢生亵渎逾矩之心。

 

    但是这一刻,宛若潭水映月,百里屠苏分明看到月亮就在触手可及之处。他终于按捺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打捞起水中月的倒影。

 

    镜花水月都是那样蛊惑人心,却又那样脆弱不坚牢。手指一触碰到水波,也许就将月的影子搅散了。

 

 

    只是眼下,却要百里屠苏怎样隐忍?他全身血液沸腾了一般地在体内疯狂游走,大脑似乎都因为血流加快的速度而有一瞬的空白,就连呼吸吐纳间,都有微妙的麻痹感。当真情之所钟,又哪里有那么多道理好讲?

 

    他只知道,他刚刚回答了他此生最重要的人,他自己选择的命运,百里屠苏绝不后悔。

 

    面对命运,百里屠苏只会去战,不会逃。

 

    陵越愿意陪他一起沉沦也好,陵越从此拒他于千里之外也好,百里屠苏已经将心扎根于此处,无可惧,亦无可悔。

 

 

    一室缄默。

 

    绮缀玲珑河色晓,珠帘隐映月华窥。

 

    良久,陵越一直没有出声,满地难言的宁静,几乎悬得人心弦都要震颤了,他才忽而一叹。

 

    “……你从前,也会对你师兄……做这样的事?”陵越微蹙着眉,似是苦思许久,一开口竟然问得很有些郑重其事的味道。

 

    没想到他会这样问,屠苏愣了一愣,呆了一下,接着却不自禁嘴角上翘,很是有那么点莞尔一笑的冲动,好辛苦绷住了。

 

    屠苏在认真思考,如果现在回答他,其实他们之间一直保留这样的惯例,会有什么下场。

 

    没等他想好怎样回答,陵越又道:“莫要欺我。”

 

    他既然这样说,屠苏脑子里瞬间闪过去的一排弹幕就都用不上了。屠苏沉默了一瞬,小声道:“……小时候的习惯。”他努力回想了一下,小时候对着师兄撒娇耍赖,包括师兄好言哄他的时候,确实有过亲吻的先例。只不过那时候都是吻在额头上……这样回答倒也不算欺瞒吧?

 

    陵越道:“这样看来,原以为你长大了,实际上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少年仰起脸来认真看他:“师兄,我不是小孩子。”

 

    陵越便笑一笑。他道:“在做师兄的眼里,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始终都是孩子。”

 

    他这样说,叫人无从反驳,也难免叫人心生气馁。

 

    但百里屠苏半点没有恼意,更不见失落,他甚至还勾着头笑了笑,再抬头时转移了话题:“师兄伤重,需要静养。我……我熬了一点鸡丝粥,师兄尝一点吧。”

 

    闻言,陵越望他一眼,眼神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不过屠苏还是从中读出了“看不出你竟然会做饭”的意思。

 

    他静静道:“鸡丝粥还是师兄你教我做的,只是师兄全都忘了。”

 

    这下陵越的神情更加诧异了。他低头去看自己双手,十指修长,稳定有力,掌心有练剑而起的茧,但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双手的主人究竟擅不擅庖厨。

 

    屠苏轻轻笑道:“师兄试试我的手艺,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陵越也微笑着一点头:“好。”

 

    屠苏的脚步很轻,步伐也很快,出门时带上门的动作也是那样小心,甚至没有激起一丝风。陵越望着少年的背影,眼见得房门合上了,才伸手去摸自己的唇。

 

 

    就算失忆,陵越也不会当真不懂,少年这个动作里所压抑的情意。

 

    可他确实不是百里屠苏相处八年的师兄,委实不知该如何回应对方,只好暂时这样含糊了过去。

 

    但若要说实话,百里屠苏这样对待他,他心里……当真是全无半点反感的。

 

    手指触到唇瓣,更才觉出唇上延绵的那一点热意,简直把脸颊两侧都灼得有点发烫。陵越下意识把自己的头埋得更低了一点。他倒也没想到,那其实是他自己手上温度偏低的缘故。

 

 

 

    风晴雪看到百里屠苏走出房门,又步履匆匆进了厨房去盛粥,忍不住溜过去向他打听:“苏苏,你师兄怪责了你没有啊?”

 

    百里屠苏轻轻摇头。

 

    看他毫不犹豫就否认了这个猜想,女孩子于是笑起来,很是为他欢喜的样子:“那就好。看到陵越大哥伤得那么重,我很怕你们之间刚刚亲密起来一点的关系就这样停滞不前了呢。”

 

    百里屠苏静静看她一眼:“谢谢你。”

 

    风晴雪摆摆手:“别说谢,我根本什么忙都没帮上苏苏。只不过我一想到大哥刚愿意把我当妹子看,如果他马上又跟我疏远了,我肯定会很难过,就有点担心苏苏。”

 

    她一提到尹千觞,那明丽笑容又变得有些苦涩。百里屠苏便又深深看她一眼,铿然道:“我会帮你去试千殇大哥的武功。”

 

    他这样保证,风晴雪便开心得双眼都发亮。女孩子伸过头来看,鼻子一动,那样子可爱得像只小狗:“好香啊!苏苏你煮了什么?我一个下午都闻到了香味呢。”

 

    百里屠苏双手奉着粥碗,一时也腾不出多余的精力来关爱吃货,只道:“鸡丝粥。锅里还有。”

 

    他说完就端着粥转身走了,所以错过了风晴雪的小声嘀咕:“不如我也给大哥做道菜吧,也许大哥吃了以后就想起了家乡的味道呢。”也就错过了拯救尹千觞肠胃的机会。

 

 

 

    月影散了又怎样?只要明月始终高挂在天上,待到风平,待到水清,又是一轮完整的月亮,静静躺在水底。

 

评论(20)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