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需要很多很多的穆玄英

兔子的故事

自从36重开,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粮食充足的状态。据说文力这种东西,只有在资源匮乏的时候,才有自力更生的动力……这种状态下,大概只有小白文才适合现在的我。
===


    紫胤真兔,兔子界的修仙泰斗,一次下山后,带回来一只小兔子。


    小兔子是紫胤带回来的,自然就拜在他门下,赐号“陵越”。


    陵端打量几眼,觉得这个新同伴瘦骨嶙峋还灰扑扑的,顿时没了兴趣。“没什么好看的,师妹我们还是走吧。”他一甩额头上总要不合群翘起来的那撮毛,示意芙蕖跟他离开。芙蕖却不舍得走,一步三回头望着新来的同门,小声嘀咕:“执剑长老带回来的那只兔子,好像很可怜喔。”


    那个陵端和芙蕖眼中的新伙伴,是这一路来,一直衔着紫胤真兔的尾巴,只低头走路不讲话,才总算跟上他的脚步爬到昆仑山顶的。



    其实紫胤真兔修行这么多年,虽然不能如人类那样太过高调地御剑,御个树枝也是全无问题的。但他捡回来的小兔子,毕竟只是一只幼小的凡兔,而且刚刚经历了一场饥荒,饿得耳朵都软趴趴地耷在脑门上竖不起来,太过迅速的移动方式恐怕他承受不了。


    “走路也是一种修行。”紫胤如是说,身体力行地走在陵越前面。陵越望着紫胤长而有力的后腿,担心过以自己目前的小短腿,根本跟不上紫胤的步伐。但他是一只倔强的兔子,即使担心被紫胤拉下也不肯说出口。好在紫胤似乎并不反感他含着自己尾巴的举动,陵越就小心翼翼地轻轻叼着对方的尾巴,亦步亦趋跟了他一路。


    然后他们就真的凭着自己的四爪,从平原道一步一步走到了昆仑山,费时三个月。


    风餐露宿的三个月,当然也没法把陵越养肥一点。不过当初也没谁想到,原本个头小毛色也不鲜亮的陵越,到了昆仑山之后却开始长得水灵起来。



    紫胤本身就是一只能够慑得人移不开眼的兔子。他全身的白毛一尘不染,甚至不是纯白,而是偏近于能够折射出月夜流霜一般光泽的银白。他的眼睛是蓝色的,是天空和大海的颜色。也许大多数兔子都没看过大海,但天空就在头顶,一仰头就能看到。


    那剔透得宛若随时会坠落下来的色彩,就是苍穹和大海的颜色。据说,紫胤的蓝眼睛,就是修成仙身的证明。


    陵越是一只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的兔子,包括他后来的师弟百里屠苏,也一样是全无杂质的白毛兔。


    其实陵端身上大体也是白的,只是额头上不知为何总有一撮特别明显的呆毛,而且那束毛为了彰显自身的与众不同还是黑色的。芙蕖也是白底的兔子,背上却有一小块黑花。


    陵越有个弟弟,原名已经不可考,只知小名叫做“虎子”。


    虎子是一只耳朵上毛色带一点青花的兔子。



    总体来说,陵越是只根骨上佳的兔子,也十分懂事。紫胤真兔收了这个徒弟,一直很满意。


    但是,来到昆仑山半年后,在天墉清气的滋养下,虽然陵越的皮毛逐渐恢复了光亮和色泽,再也不是当初灰扑扑的模样,体型却还是那样瘦削,没能养得丰润一点。



    后山有个小土堆,因为土堆尖尖要比平地高一点,兔子站在上面似乎就能望得比平时更远,所以此处被戏称为望乡台。


    芙蕖悄悄告诉紫胤,每天太阳落山后,陵越都喜欢去望乡台,在那里一蹲就是一整个晚上。


    紫胤点点头,若有所思。



    当天日暮时分,紫胤不动声色地跟着陵越上了望乡台。


    作为一只成仙的兔子,要隐藏自己的身形和气息,实在是易如反掌的一件事。


    陵越一向是只安静的兔子。如芙蕖所说,他上了望乡台,就安安静静地蹲坐在地上,仰头静静望着天空。过了一会,他叼起一根硬草茎,费力在沙土上划下字迹,但离开前又小心地用爪子将地面抹平,不留下一丝痕迹。


    不过紫胤还是看到了,陵越写下的是“弟弟”二字。


    那场饥荒之中,陵越失掉了他唯一的亲人。陵越从来不曾对任何同伴提起此事,但他独自一个人蹲坐在小土堆上仰望星空时,眼神显得那样寂寞。


    整个夜晚,陵越在望乡台呆了多久,紫胤就看了他多久。一直到陵越离开时,紫胤也不曾出过声。


    第二日天还没亮,紫胤悄悄下山了。



    待到这次紫胤回来,昆仑山上又多了一只小兔子。


    小兔子是被紫胤叼着带上山来的。陵越看到这个新同伴的时候,小小的毛团耷拉着脑袋,虽然身体被悬在半空微微晃荡,却半点不挣扎,很是信赖紫胤的模样,眼神乖顺得几近无助。


    紫胤将小毛团子放到地上,把他朝陵越的方向推了推:“他遭遇不幸,无家可归,为师已经收他入门,为他取名‘百里屠苏’。今天开始,他就是你师弟了。”


    无家可归……陵越来到昆仑山的原因,也正是这四个字。天灾人祸面前,生命总是显得异常脆弱,却又异常顽强。


    同病相怜,心中总多一份唏嘘。陵越低下头,用鼻子轻轻嗅了嗅新来的师弟。屠苏虽是初次见他,倒是毫不认生,马上也学着他的动作,拿自己鼻尖去蹭陵越,乖巧地顺着紫胤的话小声唤他:“师兄。”


    这个师弟看起来和虎子差不多大呢。陵越耳朵一抖,心海早已化成了一团粘稠又温热的软糊。


    他伸长颈,用嘴轻轻点了点师弟的耳朵:“屠苏。”


    屠苏折起耳朵,耳朵尖小心地碰碰陵越,自觉地跟到了陵越身后。从此陵越走到哪,他就衔着陵越的尾巴跟到哪。



    那之后过去了几个月,芙蕖某天突然问陵端:“自从屠苏入门以后,大师兄晚上好像再也不去望乡台了?”


    陵端不耐烦地回答:“他每天都只顾着给那个新来的小子理毛、找吃的、带他去磨牙,哪里还有心思去望乡台!”


    他显然对屠苏很不满,但芙蕖才没空去关注他的情绪。芙蕖沉浸在她自己的疑问里:“屠苏为什么那么喜欢啃大师兄的尾巴呢?我总怕大师兄的尾巴被屠苏给啃秃了,那可就不好看了……”


    【删除】围观了全程的紫胤真仙兔默默为两个徒弟感情进展良好而感到欣慰,但同时也心塞地发现,他被两个弟子给遗忘了。【删除】



    修仙第一步,就是戒除五谷。


    对于兔子来说,这可真是极其痛苦的一个过程。


    兔子消化能力极强,永远没有饱食感。这种情况下修炼辟谷之术,实在是对于身体和意志力的双重折磨。


    屠苏可怜兮兮的眼神第三次投在陵越身上,终于崩断了陵越最后一道心弦。他无奈地叹口气,小声说了一句“你等一下”,转身奔向草丛,过了一会推着一小截红薯回来了。


    在陵越柔和目光的注视下,今天的百里屠苏,第三次中断了辟谷之术的修行。



    “师兄不吃吗?”屠苏嘴里鼓鼓囊囊塞满了红薯肉,还在含糊不清地发声询问。


    闻言,陵越闭上眼,不去看他,坚决地摇了摇头。身为天墉的首座弟子,怎么能这点自制力都没有。


    屠苏停下进食,歪歪脑袋,他确定自己刚刚看到陵越鼻子动了动,有些艰难地咽了一口水。



    除掉紫胤,红玉其实也在悄悄关注着陵越和屠苏。


    红玉是只火红的画眉,鸟儿空中俯瞰的优势并不亚于紫胤仙兔的隐身术。


    红玉曾经给屠苏讲过一个故事,故事中有着一大一小两只兔子。屠苏听完故事的当天晚上,陵越照常来给他讲故事哄他入睡,屠苏却不再像以往那样听完故事就乖乖睡觉了。


    他瞪圆了眼睛看着陵越,看得陵越忍不住用鼻尖轻轻去碰他的鼻尖,试探他的体温是不是还正常。他一低头,屠苏轻轻含住了他的长耳朵,偏偏不说话。


    耳朵尖都被屠苏的气息灼得发热,陵越疑惑地用脑袋轻轻碰他一下。屠苏松了口,却突然一闭眼,做出乖乖睡觉的姿势来。


    摸不着头脑的陵越在他身边趴好,开始反思是不是最近还有什么没兼顾到,疏忽了师弟的小情绪。


    不过很快他就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入梦后,梦里鼻尖都充斥着莲藕的清甜香气。他下意识咂咂嘴,两颗小白牙上下一闭合,还真的感觉自己嘴里含着鲜脆多汁的一口藕肉。


    奇怪,这季节哪里来的莲藕呢?



    听到陵越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屠苏悄悄睁开眼。他从身下扒拉出一节短短的莲藕,悄悄塞到陵越脑袋底下,给他枕好。


    到了这时节,莲藕确实已经很稀少了。但从前母亲告诉过屠苏,有些荷花耐深水,能抗寒,即使是在北方,也可以越冬。


    所幸,天墉后山的荷塘,就存着一两枝这样的荷花。虽然陵越谁也没说过,不过屠苏知道,师兄肯定抵挡不住莲藕的诱惑。


    还要感谢红玉姐愿意帮忙寻找,有翅膀就是好,飞得高看得远。也要感谢古钧伯伯,愿意下水帮忙挖藕。



    那边红玉正在向紫胤汇报:今天的天墉首座弟子陵越,在师弟的好心帮倒忙下,也依然没能修炼成辟谷之术呢。


    紫胤摇摇头,长叹一声:“胡闹。”


    叹气归叹气,今天的紫胤师尊,还是半点没有要管教两个徒儿的意思呢。


===


不知道还有没有续

评论(59)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