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谈琴

突然发现这篇和《无书》《画情》两篇再加个弈棋,就可以凑成琴棋书画系列了……


===


    方兰生最近很烦恼。



    少年青春期的烦恼,其实也无非就那么几种:个子没有人家高啊,成绩没有人家好啊,运动能力不如人家强啊,使尽浑身解数也搏不到心仪的女孩子一笑啊……



    方兰生去找欧阳少恭诉苦:少恭,你说,要怎么才能让襄铃喜欢我呢?



    其实方兰生喜欢襄铃,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的事。而襄铃对百里屠苏有好感,同样也是有目共睹人尽皆知。可百里屠苏心里又装着谁……那就真的没谁知道了。


    此刻方兰生最庆幸的事情就是,百里屠苏看起来对襄铃没有意思。但感情这回事,谁也说不准。今天没意思,保不准明天就有意思了,所以不论何时,先下手为强总是没错的。


    欧阳少恭表示:感情的事,旁人无能为力,只能顺其自然。


    方兰生不肯死心,抓着少恭胳膊死命摇:少恭,少恭,你教我弹琴吧。



    为什么想学弹琴?



    方兰生理直气壮地说:你想啊,谈情说爱,不会“弹琴”怎么说爱呢?远的,有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挑动卓文君夜奔的典故;近的,有古剑学院音乐系才子太子长琴因擅琴而同悭臾结缘的佳话。


    就算不提别人,方兰生撇撇嘴:“少恭,你和巽芳姐的恋爱史,我可是见证人。”



    蓬莱千金巽芳小姐下嫁欧阳少恭,也是一段传奇故事。巽芳喜乐善舞,而欧阳少恭琴技精湛,两人相识相恋到定情的过程,正好堪为“爱君指下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的生动写照。



    方兰生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襄铃喜欢那个木头脸,不就是觉得他比我强吗?那我要是学会了一样乐器,那个木头脸却什么都不会,我在襄铃眼里肯定就比他强了。


    欧阳少恭被他缠得多了,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但是小兰,我可事先说好,学习弹琴也要有一定音乐天赋。你要是学不成,也不能再来磨我。”


    方兰生满心只念着要怎么打败臆想中的情敌,听到少恭答应教他早乐坏了,忙不迭就点头答应。



    其实百里屠苏对于音乐,并不似方兰生想的那样一窍不通。

    少年时,在母亲韩休宁的严格要求下,百里屠苏也曾学过一段时间的小提琴。但半年以后,韩休宁终于还是因为无法忍受每次儿子拉琴都弄出刮锅底一样的噪音,而放弃了让儿子继续学习的打算。


    韩家母子放弃小提琴的那一天,隔壁门的紫胤教授终于可以结束闭关出来了,对门的涵素教授也放了一串鞭炮以示庆祝。


    当晚涵素来找紫胤喝茶,他拽着紫胤的衣袖,一激动就老泪纵横:“关爱空巢老人,从身边做起啊。”


    紫胤默默将自己的袖子扯回来。


    拉小提琴是拉,拉钢锯也是拉。把小提琴拉出了锯床腿的音效,还让不让人活?


    不是那块料子,就放过身边的人吧。




    方兰生跟着欧阳少恭学了三个月的古筝,终于等到了表现的机会。


    圣诞班级联欢会,要求每桌都要出一个节目。方兰生和百里屠苏同桌,报名的时候方兰生对百里屠苏说:“木头脸,这次的节目我包了,你爱干嘛干嘛去,不准和我抢。”


    百里屠苏头也不抬,半点表情都欠奉,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他说话。方兰生也不管他,报名以后更加勤奋刻苦,每天往欧阳少恭那里跑得更勤了。


    到十二月二十四日晚,方兰生为了在襄铃面前秀琴技,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将十指翻得飞起,只恨爹妈没有再多给他生一双手,脸上都写着“襄铃看我”四个字。


    难为他如此投入,全程还得分出心思来一路观察情敌的反应。可惜百里屠苏中途就离开了座位,也不知去了哪里,直到联欢会结束都没有回来。


    散会后同学们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偌大个教室转眼走得空荡荡的。方兰生表演用的古筝是跟琴房借的,走之前得先搬回去。



    琴房跟他的教室隔着几个回廊,方兰生抱着琴架穿过走道的时候,忽然听到飘忽的乐声。


    不像拉拨弹唱任何一种乐器发出的声音,音调却很悠长。忽高忽低,时缓时疾,若轻若重,似远似近,那样的乐音,启承转结,简直就像是契合着心脏跳动的频率而起伏的。


    乐声只持续了一会便中断了,方兰生却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被那段乐音勾起来了。


    谁会有这样的一份心事?又是谁,能把那些迂回百转的心思都融化在这样一段曲调中?


    那份心意,恋爱中的人,都会懂得。



    走道里灯光黯淡,但是经过楼梯间的转角处时,方兰生还是眼尖地瞄到了一团影子,在月色和灯光下被拉得异常的长。


    影子蜷在角落里,依稀是重叠在一起的姿势,应该是一个人将另一个人掩在了身后。方兰生知道,两处走廊的转折处,因为地形隐蔽,热恋的情侣课后总爱躲在这里耳鬓厮磨。


    可惜他一时分神,手里的琴架突然碰到了金属栏杆,发出“啪”的一声,终于惊动了隐在阴影里的两个人。


    方兰生一抬头,正好藏匿在折角处的人也回身看过来。四目相对的一刻,纵然夜色下面目五官都被暗昧笼得一团模糊,方兰生还是认出来了,身在外面的那一个,是百里屠苏。


    怪不得他半途就走了,原来在这里与人有约。


    只是方兰生没想到,百里屠苏身后的人也在此时认出他来:“兰生?”


    竟然是陵越学长的声音!




    确认来的是方兰生以后,百里屠苏只一点头,又回过身去,仍然将陵越的身体挤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没有一点让开的意思。


    方兰生再迟钝,也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了。


    他在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只当自己是块石头,目不斜视地从这两个人身边走过去了。


    这一刻,方兰生竟然还能很冷静地想着:襄铃失恋了,她会需要我的。



    百里屠苏确实不擅长琴艺,但他有一项绝技。他能够用一片普普通通的树叶,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


    百里屠苏确实对襄铃没意思,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一个人了。


    弹古筝是弹,弹棉花也是弹。

    吹笛子是吹,吹叶子也是吹。



    百里屠苏不善琴艺没关系,心里对陵越有情意就够了。


    而恰好的是,陵越也对他有着同样的情意。



    不会弹琴没关系,来谈情吧。



评论(21)

热度(98)

  1. 君子如玉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