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需要很多很多的穆玄英

拓展训练

    百里屠苏面前摆着两根签。


    签就插在签筒里,看起来高度是一样的,实际上一根长一根短。


    企业拓展训练,以培养战无不胜的精英团队为宗旨,以心理压力最大,而危险最小为原则,是模拟军事管理训练而衍生出来的一种培训项目。



    红玉通知过他,这次的拓展训练很重要,按规定新进员工都必须参与,原则上不得请假。但他有不得不回老家一趟的事由,之后即使一路飙车,从乌蒙山赶到训练场地,也还是迟到了半小时。


    按照惯例,场地拓展首先要将人员分组。百里屠苏赶到的时候组已经分好,两组人数刚好一样。现在又加上一个百里屠苏,不管他去到哪边总有一个组要多出一个人来,为显示公平,教练员索性让他抽签决定。


    抽到短签去一组,抽到长签去二组。


    百里屠苏背对所有人,从签筒里抽出一根签。他回过身来,把签递给教练员。教练员将那根签高高举起,示意给所有人看——


    短的。


    百里屠苏去一组,是天意。



    分组完毕之后,教练员又让两组各选一位队长出来。大家都明白,这是场考验团队协作的训练,团队长的作用也就尤为突出。一组的队长,毫无意外地,组员们一致通过是陵越。



    野外拓展训练讲究团队协作,但百里屠苏并不能算是个合群的人。



    二十岁的青年,有着清秀冷峻的眉眼,也有着刚毅冷漠的气质。打从十岁那年一场飞来横祸毁掉他的家庭开始,他就很少说话也很少笑了。


    同学大多都不喜欢他,因为他总是独来独往沉默寡言。陵端尤其嫌恶他,总是带头变着法子公然奚落他。百里屠苏人缘不好,一旦闹起来总是针对他的人多,帮他说话的人少。遭逢意外的孩子,童年经历总是要比别人沉重得多。


    但也不是没有美好的记忆。百里屠苏养鹰,养的鹰名叫阿翔。紫胤教授收留了他,红玉助教关照他,他心底里也早当他们是家人。对门的芙蕖总是给他偷偷塞零食,同桌的秉贵也时有来向他请教难题。芙蕖送给他的零食,多半被他拿来投去给了阿翔,把阿翔喂得极其雄壮。


    还有陵越,他叫了十年“师兄”的人。



    这世上有陵端这样喜欢兴风作浪的熊孩子,就一定有像陵越那样制得了熊孩子的人。每次陵端针对百里屠苏,总是芙蕖悄悄去请陵越来为他主持公道。陵越虽也只不过是年长他一两岁,但他身上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势,平时为人处事也极为正派,俗话说来就是端得住,所以才能镇得住场子。


    不论何时,人总是容易有从众心理,而陵越这样的人,能聚得起人心。他说出来的话和他做出来的事总是一致的,硬气而有底气,所以陵越一开口,大多数人都是服气的。


    少年血气方刚的时节,总也是自知无理也要梗起脖子更强辩三分的。而能够做到叫一众男生不仅口上服他,心里也服他,当真是很不容易的。


    大家都看得出,陵越护着百里屠苏。这个“护”字总容易给人“纵容偏袒”的感觉,但陵越这样的人,生来就像是要主持正义的。芙蕖就直接说,大师兄那叫保护,是伸张正义,才不是你们说的什么袒护!



    ——理直气壮得完全不需要理由。



    陵越也是紫胤教授的养子,说起来他们同进一个门,就是一家人。但百里屠苏承所有关心他之人的情,感所有对他心存善意之人的恩,唯独对于陵越,他说不出谢谢。


    不是不承陵越的情,而是……有的人,一旦对他说出了谢谢,感觉就像疏远了。



    一般来说,场地拓展项目经典的必留项目,一定有信任背摔这一项。


    训练要求,每位队员轮流站在2米高的背摔台上,背对着大家倒下去,而小组其他成员在其身后用双手做保护,接住倒下的组员。


    这个活动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因而组员之间的相互配合十分重要。背摔队员必须严格执行所指定的动作要领:身体全程都要保持笔直,肘关节收紧,双腿并拢,不得垂直下跳,不准回头。而在下方充当人床的队员两两面对面站立,将手臂平直搭在对面组员的肩膀上,以臂膀形成承接队友的人床。


    在项目正式开始之前,按说,该由陵越第一个上台。他身为队长,他首先上台,一是可以为队友做正确的示范,二者更是为了安抚组员紧张的情绪,第三则是展示他作为一队之长的气度。


    但陵越没有。陵越请百里屠苏第一个来演示。



    当独自站在高台上背对其他人的时候,人心总是难免升腾起恐惧和无助。教练员说,你们要相信,你们的队友能够安全接住你,同时也要保证你们自己不会伤害到下面保护你的同伴。


    道理人人都懂,但简单的言语并不能打消人心的顾虑。亲眼看到教练员说的变成现实,那种安抚和说服的力度才会明显更大。所以首个上去的人,演练成功与否十分重要。



    百里屠苏还是那样,淡漠着一张脸,打直了脊背登上台阶。他站在高台上的样子像一柄笔挺的在鞘之剑,而他倒下去的时候姿势十分规范,整个人还是笔挺得似一柄剑,以落石入水的姿态,安静地投进了这个团队之中。


    他的队友稳稳地接住了他。百里屠苏下地后,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谢谢大家。”


    是的,这是一个团队的首次成功协作,每个人都干得十分漂亮。每个人都应该感受到,自己与团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首个示例成功,整个团队的氛围一下便缓和得多了。到最后一个人也平安落地顺利完成背摔,最初那种僵硬紧张的气氛已经化成了一股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队友欢呼庆祝的时候,陵越回过头去,在人群里找百里屠苏的视线,然后自对方眼里看到了一点奇异的光。


    他站在队首,百里屠苏站在队末。隔着人群,百里屠苏正望着他,幽黑的眼瞳,微抿的唇角,那眸光似一点星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谁又知道,这火燎的是谁的心原?



    项目完成后,教练员让队员做自我总结。当初分组是随机分配的,不能保证每个组员之间都毫无芥蒂。但百里屠苏能清楚地感受得到,他和队友之间的疏离和隔阂,正在渐渐消融。


    陵越想要给他的,就是这个。



    拓展训练结束之后,教练员同他们做最后的聚餐。


    男人的友谊总是在酒桌上升华,而今几杯酒下去,便有男生开始借酒撒疯,接着连女生都加入了。叫了一箱啤酒,在座的不分男女都举起杯,排着队表示要轮流敬队长一杯。陵越还没来得及开口,百里屠苏已经按下了他端着酒的手,一手擎起自己手里的酒瓶,一仰头,便将满满一瓶酒都吹干了。


    既然有人自愿吹瓶,灌不灌得到队长都不重要了。看到百里屠苏喝酒的架势,每个人的目标都变成了,放倒那个百里屠苏。


    但是谁也没想到看起来不声不响的百里屠苏,酒量竟然出奇好。一场酒拼下来,喝得飞禽走兽倒了一地,百里屠苏却还坐得那样安稳,越喝眼睛越亮。


    陵越怕他喝多,刚伸手去拉他,就被他反手一把拽了过去,脚下一个踉跄几乎要扑到他面前。


    百里屠苏一手死死攥着他的手腕,另一手伸进口袋。再拿出来的时候,他把掌心送到陵越面前,捏在他腕上的力量始终不松。



    他手心里静静躺着两根短签。


    不,哪里是两根短签,明明是两根断签。那显然是将一根长签悄悄折成了两段,而形成的两折短签的结果。


    抽签之前,百里屠苏已经看过了,陵越是在一组。


    他在心里默默念着,抽到短签去一组,抽到长签去二组,然后抽出签条。看清楚了自己抽到的是哪一根之后,他悄悄合拢了手掌。再摊开的时候,百里屠苏手里就只有一根签了。


    陵越一时说不出话,却又由不得他说话了。因为百里屠苏下一个动作,就是结结实实封住了他的口。


    以他自己的唇。




    即使不是天意,我也想去到你身边,与你同进同退。



评论(12)

热度(108)

  1. 兔叽君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木槿xy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
    即便不是天意,我也想去你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