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需要很多很多的穆玄英

宠物记事(10-11)

今天刷微博被一只扒门框的猫萌cry了……

===

 

 

   一向守时的陵越大师兄,今天意外地出门迟了。

 

 

   芙蕖问起原因,陵越却一手揉着眼角,长长叹息。

 

   今早陵越出门,因为走到单元门口才发现忘带了东西,又折回去取。就是这一回去,才让他发现原来平日里屠苏都是怎么目送他离开的。

 

   陵越走进家门的时候,屠苏正从窗台上跳下来,显然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直接蹦到他面前来迎接他。

 

   将小猫抱起来顺顺毛又放下去,陵越本来也没多想,找到忘带的东西就要出门。出门前他下意识低头,看到屠苏两爪并立,端端正正地蹲在门口,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小猫的眼睛瞪得滚圆,平时呈双弧状宛若笑脸的猫嘴都抿成了一条直线,好像连眨一下眼都会就此失掉他一样。

 

   那样的表情,再传神不过,分明就是人类分别时依依不舍的模样。

 

   看到这样的屠苏,陵越模糊起了一个念头——难道……屠苏之前趴在窗台上,并不是在看风景,而是在等他从楼道里走过,走进他的视线,又淡出他的视线?

 

 

   因为家就住在一楼,出了单元门,经过自家窗口的时候,陵越不由侧头去看窗户的方向。果然,一抬眼就可以看到,小猫趴在窗台上,似人那样直起前身,两只小爪子并拢,死死扒在窗框的凹槽上,耳朵竖得老高,挺翘的小鼻子都因为抵住玻璃而被挤压得有点变形,却还是大睁着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的方向。

 

   四目相对的瞬间,陵越忽然意识到,也许对于他来说,屠苏原本只是他捡回来的一只可怜的小动物。可是对屠苏来说,也许陵越是谁也无可替代的存在。

 

   芙蕖对他说过,动物都有雏鸟情结。对于屠苏来说,他在这人世见到的第一个人大概就是陵越,所以他这样依赖眷恋陵越完全是出于幼兽的天性。那时候,女孩子俏皮地对他眨眼睛:“大师兄,你看它这么喜欢感受你的味道,只吃经过你的手递过来的东西,搞不好呀,屠苏把你当母亲了呢。”

 

   那会只是一时的玩笑话,如今想来却忽地掀起巨大的波澜。陵越想到,在他离开的那些时间里,被单独留下的屠苏,是不是很寂寞?

 

 

   虽然陵越一直都是把屠苏当作平等的灵魂来对待的,但是一只活动区域被限制在小小一方天地里的猫,和一个人之间,是否真正存在着对等呢?

 

   光影都在此刻错乱,被一种温柔得近乎于痛楚的情愫瞬间贯穿胸口,脑子里嗡地一声,爆出纷杂的火星和电花。陵越怔了好久,狠下心顶着屠苏的视线转过身去的时候,感觉眼眶都在发热。

 

 

   听到这里,芙蕖望着他通红的眼角心疼地说:“大师兄,你看…你又……你怎么会为了一只猫而泪光闪闪啊?”

 

   陵越摇摇头,看向她的眼睛,认真地说:“屠苏他不仅仅只是一只猫。”

 

 

   不仅仅是猫,那又还能是什么?

 

   陵越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只知道,屠苏是他在这世上遇到的,最纯良最懂事也最灵性的生灵。

 

 

 

十一

 

 

   陵越觉得,也许他该和屠苏好好谈一谈。

 

   可是,一个人又要怎么和一只猫交流这么复杂的思想?

 

   抱着屠苏看了半晌,还是不知该从何说起,陵越只能挫败地摁住额角。屠苏看着他苦恼的样子,伸出舌头舔舐他的手指,又跳上他的肩膀,轻轻蹭他的脸。

 

   屠苏越是这样乖巧,陵越就越是觉得自己不好,没有照顾好屠苏。

 

   他问屠苏,你需要新朋友吗?

 

   屠苏歪着脑袋看他,点头。

 

   于是陵越思考着,是多把屠苏放出去接触外界,还是先给他带个同伴回来?呃……屠苏的新朋友,又该找什么类型的才合适呢?

 

 

   他正出神着,不防屠苏又一次扒着他的脖颈,蹬在他领口上,啃上他嘴唇。

 

   ……到底都是哪里学来的?陵越把屠苏拽下来,象征性在他脑门上轻轻刮一下。小猫倒是好像自知做了错事,蹲在他脚下就团成一团不动了,耳朵折起来贴在头顶上,却还是仰着脸,圆眼睛巴巴地望他,好似在等他一个回应。

 

   陵越端详他——这些日子屠苏的身形也大了不少,从当初只有掌心那么大渐渐长到了身量几乎长了一倍,以猫的年龄算,也该算是个半大的少年了。

 

   进入青春期的猫,还是个小伙子……陵越突然就想起今天芙蕖还提醒他,是不是到了该给屠苏做绝育的时间?

 

   于是,屠苏到底又需要什么样的朋友呢?陵越头疼地想,也许母猫是万万不能找了……

 

 

 

   日后的睡莲大大听说当初原来还有这么一节,捧着肚子笑了好久。她说,大师兄,要是你那时候给屠苏找了一只漂亮的小母猫,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真的?

 

   才怪。

 

   灵魂对于灵魂的追逐是多么执着而深刻,亿万人中也只得一个可以契合。

 


评论(20)

热度(118)

  1. 一击即中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