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到底哪里有敏感词

恋人变成兔子怎么办(5-7)

 感谢咖啡太太答应给我画兔子师兄,@肥兔子LOVE瘦月亮  长耳朵短尾巴的兔子师兄和胡萝卜苏苏简直萌cry。

于是第5章的梗就来自于咖啡太太的图。
===

5

 

 

   夜里,陵越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兰生也变成了一只有着长耳朵短尾巴的小兔子,正被一只巨大的……胡萝卜怪追得张皇逃窜,一边哆哆嗦嗦地抖着耳朵,一边哭喊着“哥哥,救我”。

 

   一看弟弟被欺负,陵越一点也没有犹豫,后腿一纵,合身扑上去,以凛冽无畏的姿态,重重地将胡萝卜怪掀翻,踩在爪底。

 

 

   这一招从天而降,大义凛然,英勇救弟,简直堪称感动兔国好兄长。

 

   可惜帅不过一秒,他就PIA叽一声,重重趴倒在地。

 

 

   胡萝卜是柱体,会滚动的啊……而陵越兔整个身体重量都撑在一只胡萝卜上,手脚并用,四只爪子都用于压制身下的怪物。

 

   于是,在作为底下支持点的胡萝卜滚动之后,陵越无法保持平衡,很不幸的,脸先着地的,扑街了。

 

 

   陵越兔四肢都摊开来,俯身躺平在地上。而胡萝卜怪比他更快起身。即使一时爬不起来,小兔子还是感受到那比自己的身体还要大的巨物已经来到了面前,黑色的阴影都投到他身上。

 

   但是,胡萝卜怪并没有攻击他。

 

 

   “对不起,师兄,我现在没有手,没法把你抱……扶起来。”

 

   竟然是屠苏的声音,语气还带着迟疑,大约顾忌着陵越此刻最忌讳自己什么也办不到的现状,将“抱”字也换成了相对独立一点的“扶”字。

 

 

   陵越猛地抬头——

 

   眼前的巨型胡萝卜,竟然同人一样有着一张脸,脸上长着眼耳口鼻,五官俱全。最生动的还在于,胡萝卜脸上,眉心之间,那一点宛若朱砂的红印竟然也被还原了,同屠苏眉间的那一点一模一样。

 

 

   “……屠苏?”

 

   胡萝卜点点头:“师兄,是我啊。”

 

   “你变成了胡萝卜?”

 

   胡萝卜屠苏便有些委屈:“师兄,自从你变成了兔子,我们好久都没……”

 

   虽然兔子就算脸红,被浓密的白毛遮掩了也看不出异状,陵越还是感受到了一股热度,从耳朵尖开始泛红,一路蔓延下来。

 

   他垂下头,无意识间,将长耳朵都折了下来:“对不起,屠苏……”

 

   胡萝卜屠苏盯着他,目光温柔坚定:“师兄,我想要你,很想很想。”

 

   ……

 

 

   梦到这里,陵越醒了。吓醒的。

 

 

   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枕边的人——还好,屠苏还是屠苏,没有变成什么诡异的胡萝卜怪人。

 

   简直可喜可贺。

 

 

   但为什么,他自己……却还是一只兔子的样子呢?

 

 

6

 

 

   大约睡梦里也感应到了恋人注视的目光,屠苏眼睑动了动,迷迷糊糊醒来了,还没睁开眼,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摸自己枕边,好确认心上人还在。

 

   好吧,没有师兄,只有一只小白兔静静地趴在枕头上,睁着红眼睛愣愣地看着他。

 

 

   屠苏伸出双手,把他捧起来,举到自己面前,轻轻吻一下他的耳朵,对他笑说:“师兄,早。”

 

   “又是新的一天了,所以师兄,请不要别担心,一切总会好起来的。”

 

 

   陵越兔心里一下就酥麻柔软得不成样子。

 

   不知不觉间,屠苏已经长成了如此可靠的样子,真是令人发自内心地为他骄傲。

 

   可惜兔子不会说话,陵越无法表达他的心情,只能低下头,垂下自己如今那灵活得有些过分的长耳朵,转动脑袋蹭蹭屠苏的掌心。怕屠苏还是无法意会到他的意思,陵越又拿自己的小爪子,在屠苏掌心上按了按。

 

 

   平摊掌心,好像珍而重之地捧着自己的整个世界。看着双手之间那毛绒绒的一团,扭动圆滚滚的身体做着这样可爱的动作,屠苏的呼吸一下变得有些沉重。

 

   再开口时,屠苏的声调听起来闷闷的,还带点委屈:“师兄,我想吃肉。”

 

 

   话音刚落,屠苏后悔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恋人一下就耷拉了耳朵,垂着头情绪低落下去了……

 

 

7

 

 

   “师兄,中午你想吃什么?”

 

   陵越看屠苏一眼,甩甩耳朵,因为身体扭动的幅度,尾巴也跟着抖动了一下。

 

   反正兔子是素食动物,除了肉什么都好。

 

 

   就、是、没、有、肉、给、你、吃!

 

 

   小白兔这别扭的一转头,竟然给屠苏看出了傲娇的味道。

 

   这人设ooc了吧?但是很可爱……每天都在刷新对恋人的认知,每天都觉得心上人可爱得超过心中的临界点,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其实我也很怀念师兄你沉稳可靠的样子,当你温柔对我说晚安的时候,或者你教训我时一本正经绷起来的脸,再又如你认真叮嘱我不可亏待自己身体,一定要吃早餐时关切的表情。我全都珍藏在心。

 

   就像当初我爱上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模样,我爱的,就是那样的你。

 

   所以现在这个样子的你,我也一样很喜欢很喜欢。

 

   无论怎样,你都是你,那又有什么关系。

 

 

   心头一热就容易手贱,屠苏一个没忍住,又伸手捏了一下小兔子的短尾巴,然后自知闯祸,赶快抢在白兔子怦然绷起又失衡摔下去的时候,一把将那团毛绒绒的身体接进了怀里。

 

   “师兄,对不起……”

 

 

   其实屠苏低头道歉的时候,陵越总是错觉自己能看到他头顶有一对熟悉的猫耳朵在抖动。

 

   大概当初还是一只猫的屠苏,某些小动作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算了,有什么好在意的……屠苏猫都可以变成人再回来找到陵越厮守此生,一只兔子和一只猫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

 

   努力学着当初屠苏猫的动作,小兔子艰难地抬起两只短短的前肢,抱住了屠苏的手臂。

 

 

   只要是和你在一起,怎样都无所谓。

 


评论(12)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