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宠物记事(7)

  对着一只猫我都能苏成这样,也是醉得不行……

===

 

 

 

 

   陵越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风晴雪和欧阳少恭表示,对于这个问题,芙蕖和方兰生最有发言权。

 

   芙蕖双手托腮一脸向往:大师兄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

 

   方兰生直接一把搂住陵越:陵越大哥是这世上最好的大哥了。

 

   屠苏从陵越怀里探出个脑袋来使劲点头:喵——

 

 

   很抱歉,由于语言不通,屠苏的意见暂时不被采纳。

 

 

   不过屠苏如此给面子地捧场,芙蕖师妹还是很满意它的表现。日后的睡莲大大笑眯眯地抱着屠苏,名曰抚毛实为蹂躏地一指一指搔着它的头顶:真是一只好猫,不枉大师兄这么疼你。

 

   屠苏被她时轻时重的手法刮得全身的毛都几乎要竖起来,偏偏还得忍耐,耳朵紧紧贴住脑袋,尾巴都绷成了一个感叹号,可见忍得辛苦。

 

   陵越最看不得屠苏难受,赶紧来救场,一把捞过小猫,揽进怀中一边顺毛,一边还支起双臂护住:芙蕖,别捉弄他了。

 

 

   ——没错,是“他”,而不再是“它”。

 

 

   陵越这样的人,从来只记恩情不记仇,承了别人一分好总是想着回报十分。屠苏如此灵性,身体不过他掌心大,却懂得为他温床,陵越怎能不承情?怎能不爱怜疼惜他?又怎能不去深思,究竟要如何,才还得起屠苏这一片赤诚之心?

 

   屠苏趴在他怀里,见他眉心又下意识蹙起来,干脆顺着他的手臂爬上他的肩,伸长了脖颈,用嘴轻轻去点他脸颊。

 

   他总喜欢做这种危险动作,陵越生恐他摔着,一手托住他的身体一手护着他后脑,却也不忍心不顾他意愿强行把他拽下来,只能维持着这么一个姿势撑着他,一面叹气:你看你,又淘气。

 

   屠苏轻叫一声,倒也没指望他懂。

 

   哪里是淘气了,只要你不皱眉头就好。

 

 

   眼见陵越的眉心还是不得松懈,屠苏抬起一只爪,去触陵越的眉头,想要把那点折痕都抚平。猫爪子上有小肉垫,摸起来软趴趴的,还有弹性。陵越觉得有趣,也抬起手,接住他的小爪子,虚虚包在掌心里,还顺便捏了一下那团软肉。

 

   屠苏干脆从他肩上跳下来,又窝进他怀里。陵越握住他的一只小爪子,指尖轻按着那团软软的肉垫。屠苏便趴下身体,把自己的另一只爪也塞进他掌心。

 

   听闻,人类有执子之手、十指紧扣的浪漫说法。虽然猫没有十个指头,可是,我可以把我的两只手全都交给你。

 

   陵越似乎能体谅到他的心意,双手拢住他的两只小爪子,就像接过屠苏的心那样慎重,又像把自己的心也捧给屠苏那样虔诚。

 

 

   这世上,有些人并不一定是第一个或者唯一一个对你好的人,甚至也不一定就是对你最好的人。可是,他是能够触碰到你灵魂的那个人,就够了。

评论(16)

热度(144)

  1. 一击即中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