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需要很多很多的穆玄英

宠物记事(6)

 

 

 

 

   芙蕖确实说过,猫是一种怕冷的动物。

 

   自从将屠苏想要为他暖床的好意误解为怕冷,陵越怜惜它,次日晚上就早早将床铺好,灌好热水袋裹上毛巾,然后把屠苏塞进去,给它盖好被子,又轻轻揉一下它的头:“这样就不冷了,乖乖睡吧。”

 

   屠苏就睁着圆圆的眼睛,静静看着他,舔舔他的手指,老老实实趴下身去。陵越看它窝着不动,以为它打算睡了,也就安心起身回书房去了。

 

   虽然不知道屠苏怕不怕黑,但自从上次他把屠苏单独留在房间导致屠苏产生了被遗弃的错觉之后,陵越自己在书房看书的时候都不再关门。

 

   书房和卧室正对门,这样,不论屠苏什么时候醒了,抬头都能一眼看到他。

 

 

   但陵越没想到,他走进书房坐下才半小时,就感到有什么在轻轻拉扯他的衣服。低头一看,屠苏团在他脚下,抬起一只爪,爪缝还夹着他的裤脚。

 

   猫走路无声无息,屠苏是什么时候溜下床来的?

 

 

   “睡不着?”陵越弯下腰,要将它抱起来,屠苏却一矮身,避开了他的手,小爪子却还牵着他的裤脚不肯放开。

 

   陵越以为它是在跟自己玩闹,叹道:“别淘气。”他伸手过去,要把自己的衣服从屠苏爪下解救出来。

 

   屠苏却急了,改换用嘴叼住他的衣角,一面甩头用力牵扯,一面还在含糊不清地发出急切的叫声。

 

   “……是要我跟你走?”

 

   屠苏咬着衣角死命点头。

 

   陵越无奈,只好起身。

 

 

   屠苏一路都不肯松开他,硬是将陵越重新拉进房间,又跳上床,冲着他喵喵地叫。

 

   猫语四级都没有通过的人表示沟通不畅真的很头疼啊。

 

   “……是要我陪着你睡?”

 

   屠苏摇了摇头,然而一瞬的犹豫之后,又重重点头,眼睛都瞪圆了,像含着水意,湿漉漉的眼神就这么毫不掩饰地凝视着他。

 

   ……

 

   屠苏到底要表达什么?

 

 

   看陵越意会不到自己的意思,屠苏又着急了,迅速一个转身嗖的钻进了被子里,整个身体都埋在里面看不到了,只余一点尖尖的尾巴梢还露在外面。

 

   ……这是“好伤心,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的意思吗?

 

 

   陵越正为屠苏的反应感到愧疚和失落,小猫却又从被子底下探出一个脑袋来。

 

   虽然还是领悟不了一只猫的思想,但屠苏此刻投过来的眼神,就像一个偷偷布置了意外惊喜、企求大人表扬的小孩。

 

   即使物种不同语言不通,但两个灵魂之间的交流,往往只在一刹那的目光汇聚心有灵犀间。

 

   屠苏虽然只是一只猫,可陵越从来都是把它当做平等的生灵来对待的。

 

 

   陵越慎重地蹲下身来,视线与它齐平,同时把自己的手伸给它。

 

   我不懂你的语言,可是我保证,我会用我的心,我的灵魂去感受你想要说的话。

 

 

   屠苏轻轻含住他的一根手指,把他的手往被窝里面带。

 

   手指伸进被褥底下,发现里面是温热的。

 

   陵越的手又往床铺四处探了探,发现处处居然都温热得很均匀。

 

   屠苏松开他的手,又把自己的身体埋进被子底下。于是陵越看到床上拱起一块,而且,那突出来的一团凸起还在缓慢移动。

 

 

   陵越怕它把自己闷坏了,索性抬手掀开了被子。然后他看到,屠苏两只前爪按着那个热水袋,像轧马路那样,推着水袋用两只后肢一点一点往前蹭。

 

   屠苏见他把被子掀开,就抬起头来,冲着他“喵”的一声。

 

 

   心头好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那一刻似乎都有火树银花噼里啪啦地从心尖上擦过去,激起电闪雷鸣一般的震颤。灵犀一闪福至心灵的短暂瞬间,陵越失声问了出来:“你是在为我温床?”

 

   屠苏冲他点了点头。

 

 

   原来,陵越遇到了一只知恩图报的灵猫。

 


评论(31)

热度(191)

  1. 一击即中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