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抽风客

糖衣

    小孩子总是喜欢吃糖的。


    陵越记得,弟弟嗜甜。牙牙学语时,分明说话还漏风,虎子已学会拽着他衣襟不放,执着地张着小嘴,奶声奶气地囔着要吃糖。


    遭遇饥荒逃难的路上,自然没有糖给他吃,但陵越学会了分辨各种野菜浆果。运气好的时候,除却树皮谷糠,也能找到一两个果子回来。果子吃不饱肚子,可是以此引诱,再苦涩的野菜,虎子也吃得下去,只为将那些难以下咽的东西囫囵吃下去以后,得到一枚作为奖励的甜果。


    饥荒的年代,漫说甜果,就是树皮野菜都难得。日后,已成为方家小少爷的兰生借着烛龙之鳞看到那段久远的记忆。画面里,从来都是大哥坐在一旁,看着他把好不容易寻来的浆果吃光,便心满意足地对着他笑。


    那个时候他饿得面黄肌瘦,陵越同样瘦弱得几乎不堪风吹。忆及往事,带起心头酸痛的瞬间,有一刻方兰生模糊想到,大哥的童年,是否也同样爱吃甜食呢?可惜……实在记不起了,在那个艰难的年代,大哥究竟都是靠吃什么度日的。


 


    后来,陵越丢了弟弟,上了天墉城,师尊又捡回个师弟。陵越那时虽也不比这师弟大多少,已显老成。他以为屠苏身世坎坷,看他年纪又同虎子相近,私心里总对他多几分爱怜。


    大概天下的孩子都相似,屠苏同样怕苦喜甜。陵越也顺着他的口味,有下山的机会便给他带各种甜食。


    师兄带回来的各种好吃的,其中屠苏最喜欢的,就是一种糖面人。


    外面裹着一层金黄的糖衣,里面是炸熟的面团,捏成栩栩如生的小人形状,下面还插着一根细棍子,方便手拿。


    因为身负煞气的关系,即使心里清楚并无多少效用,百里屠苏终究少不了和苦药打交道。但师兄体贴得很,知道他怕苦,总是在药里为他多加甘草,且在他捏着鼻子将药水灌下去之后,还特意给他一个糖人,以作补偿。


 


    琴川方家的小少爷虽不说娇生惯养,也是养尊处优,什么美食没见识过。原本这样朴素的食物根本引不起他注意,可是那日听屠苏说过陵越少时在天墉城的故事以后,兰生便对他所描绘的糖面人上了心。



    “喂,木头脸,以前,我哥就老是给你带这个吃?”捏着糖人底下细细的棍子,方兰生捻着指尖的小人,横看竖看上看下看一脸好奇。


    百里屠苏手里也有一个小人。他怔怔看着金灿灿的糖人,露出怀念的神色,顾不上搭理方兰生。


    方兰生也不要他回答。他和屠苏两个大男人,一人手里举着一个糖人,就这么站在街头,大眼瞪小眼地将糖人举到面前研究似地看了半天,好像要看出花来,惹得往来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要多看他两几眼,大抵以为这两人都有病。



    小人捏得其实粗糙得很,可是外面裹着的那层糖衣,晶莹剔透,琉璃一般,在阳光下的照射下兀自散发着清甜的味道。


 


    后来的某天,方兰生轻车就熟地挂在他哥身上撒娇时,脸埋在陵越身上蹭来蹭去,小狗一样用力地嗅着他的气息,突然脑子一抽脱口而出:“大哥,你身上的味道,就好像那个糖面人。”


    陵越被这个比喻逗得哭笑不得:“你的意思是要把大哥吃了?”


    兰生想说不是,但仔细想想,觉得又好像真是这样。陵越在他面前,满身都是那样清甜悠远的干净味道。他想与他亲近,近得没有缝,却觉得身体上怎样的贴紧都不够,似乎唯有将陵越吞吃入腹,才是真的亲近,不怕这人跑了散了再也找不到追不上。


    为什么会这样想呢?是不是因为当初陵越的不肯相认,仍是心里一个结没有解开?所以于心底里,仍是恐惧有一天大哥又会走远,头也不回。


    方兰生自不会再如当初那样幼稚,以为陵越是因他比不上屠苏而不认他。陵越心头担的事就像他的眉头,承得太多太重,方兰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触碰得到。如果他的心智不足以理解陵越,会不会哪一天陵越又会独自承着心事走到他前头去,为他挡着风霜还不叫他知道?


    陵越不明白他的心思,只当他孩子心性稚气未脱。


    方兰生也并不想对他说破。


    随着时间的流逝,昔日的熊孩子方小兰终究会变成日后沉稳可靠的兰爹。



    孩子嗜甜,吃糖人时将外头那层糖衣舔干净了,往往便对那小面人不感兴趣了。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人生怎么可能只有香甜这一种味道?


    方兰生不舍得再去剥离那层糖衣。以前不懂,成长的代价逼得他懂。他知道,如果他只挑甜味取食,剩下的酸涩苦楚便余给了这世上他之至亲。


    人性原本趋甜怕苦,不是至亲至爱,谁肯心甘情愿成全他人的挑剔偏好,尽捡取酸楚苦涩自用。



    兰生心里其实存着隐忧。如果陵越就像那层糖衣,看似晶莹剔透,保护着面人,实际上十分脆弱,被索取得多了终要渐渐单薄,终至于消耗殆尽。



    时如逝水,永不回头。若说往事不可追,那么今后的路,方兰生绝不会让陵越独自担待。


 


    如今的方兰生,想做那根糖人底儿的木棍,一身一力,为糖衣撑起独立的空间。



    这份心意,方兰生宁愿陵越不需知晓。



 

评论(3)

热度(104)

  1. 兔叽君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
  2. ( `o′){ KOOO))人间抽风客 转载了此文字
    除了呜呜呜呜呜我说不出其他了QAQ